【SA】Mr. Cormac&Mr. Dorian(3)

Part3

“早安。”Arno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清晨微亮的天光从窗帘缝隙中偷偷溜出来,他皱起眉往被子里缩了缩,试图避开那讨厌的光再多睡一会儿。目睹了这一幕的Shay走过去将窗帘拉紧,随手理了理衬衫领口。

“早安。”Shay凑到床边,将几缕遮住Arno眼睛的发丝拨开。

“你要出去吗?”Arno的声音闷在被子里,听起来格外低沉和遥远。“抱歉,今天有个活动,走不开。”Shay满怀歉意的亲亲他的额头,“回来的时候想要些什么吗?”“嗯……”Arno沉默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然后他翻了个身,舒舒服服的,睡着了。

Shay站在床边安安静静的等了一会儿,见被窝里那人毫无反应,忍不住再次凑过去看,却发...

【SA】Mr. Cormac&Mr. Dorian(2)

Part2

“亲爱的,两千欧的筹码,谢了。”

Arno从钱夹抽出几张大面额纸钞,笑嘻嘻的甩给前台的姑娘,十足一副花花公子样。可惜赌场的前台也不会是一般人物,她是是见惯了各色人等的,对着Arno那张脸居然也只回应了一个僵硬的微笑,甚至弧度都没拉到底就缩了回去。Arno眨眨眼,俯身将视线对上浓妆艳抹的女人,“嗯,我想——这份工作一定不轻松对吧,我有份小小的礼物送你,就当是一点心意了。”说着将自己的钱夹装作不经意间推到了女人面前。前台小姐打开钱夹瞥了一眼,娴熟的放进抽屉,给Arno开了筹码,这回的笑容可灿烂多了。

赌场,这地方总是生生灭灭着无数人的梦。Arno随手把玩着筹码,目光锁定了一个牌桌...

【黑花】脆若琉璃(1-3)

【这次绝对不删了!!趁我还没开始打工多更新几章先,抱歉抱歉,过去几个月忙着考试和谈恋爱都没动笔。】


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上海,论起繁华灿烂,倒也还称得上一流都市。

解雨臣坐着汽车往自己商会所在的小洋楼去,一路上忍不住的想着,如今国内的形势复杂,也不知这上海的繁华能到几时?

商会和解宅不算很远,很快就到了。司机把车停在林荫道旁,给解雨臣拉开车门。下车的时候解雨臣忍不住皱了皱眉,不过三四月的光景,外面还凉丝丝的飘着点雨,但他今天穿的大衣是不怎么好沾水的。

“解会长,几位老板都在楼上会议室了。”踏进门时早有伙计恭敬的接过他脱下的大衣拿去挂起来,顺便递来了消息。

解雨臣接手他父...

【SA】Mr. Cormac&Mr. Dorian(1)

【把以前的删了重新修改了一下......以前写的真是烂啊】


Part1

“请坐。”

迎接他们的声音平稳,听不出什么起伏,就像某种语音助手,但是又多了点不咸不淡的感情。Arno看了眼面前一身工作套装的女人,她就像流水线上生产出的产品,美丽而并无丝毫特点。

女顾问低头看了眼预约名单,Mr. Cormac和Mr. Dorian,然后将目光转向面前的两人。年轻的那位先生穿着剪裁合体的深蓝色衬衫,完美的勾勒出腰线,休闲款的西装外套冲淡了他的衬衫过于严肃正式的风格,让他看起来更像校园里那些家境优渥的学长,而非办公室里一脸苦大仇深的经理。另一位更年长些,穿的衬衫似乎与他的恋人在风格上遥相呼应,外...

【黑花】食色性也(第六更)

【最近在写一个古风背景的黑花小短篇,大家可以期待一下。】


十四

黑瞎子果然像他承诺的一样每晚尽职尽责的为解雨臣烹饪一顿营养均衡又色香味俱全的晚餐。有时他甚至会顺手给解雨臣准备第二天的午餐,全部装在干干净净的玻璃质便当盒里,乖巧的等着被解雨臣带走。

大概出自专业人士之手的午餐实在是过于诱人,以至于在解雨臣数次取出便当盒之后,办公室里悄悄的流传开了一条并不怎么让人意外的八卦:解组长谈恋爱了,而且对方厨艺了得。当然啦,当事人也并不是对这样的小道消息毫不知情,只是他那一副淡然自若的神情让所有人都误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而已。尽管理论上来说,吴邪其实是那个最应该发现真相的人,只可惜他最近正一心一意...

【黑花】食色性也(第五更)

【瞎子唱的那首wonder wall,链接在此 大家可以去听一听Noel唱的版本,比绿洲原来那个版本更加深情一些吧。然后,大地真的是非常棒的一支男香,目前是我个人最爱x】


十二

烧烤的时间定在周五晚上

解雨臣周四的时候本来说好了要去帮着黑瞎子买点东西的,但是无良老板突然让他留下来开个会。他随手取过手边的签字笔写了几行备忘录,最后一笔拖的老长,力透纸背,差点要把纸给划破,然后抓过手机给黑瞎子发微信。

“抱歉,老板留我开会,今晚不能陪你去买东西了。”

他想了想,又加上一句。

“今晚也不过去吃饭了,你不用等我。”

黑瞎子很久没给他回信,搞得解雨臣这种从来定力很好的人都要忍...

【黑花】琉璃盏(第一更)

【改了又改,终于和大家见面了的一篇文。希望会有人喜欢这个发生在民国时期的,关于解雨臣和黑瞎子的故事。】


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上海,论起繁华灿烂,自然是称得上世界一流的。

解雨臣坐着汽车来到自己商会所在的小洋楼时,忍不住想着,如今国内的形势复杂,也不知这上海的繁华能到几时?司机早就知道了他今天有会议,一时半会儿走不开,所以只把车停在林荫道旁。解雨臣下了车忍不住皱了皱眉,外面还凉丝丝的飘着点雨,但他今天穿的大衣是不怎么好沾水的。

“解会长,几位老板都在楼上会议室了。”早有伙计恭敬的接过他脱下的大衣拿去挂起来,顺便递来消息。

解雨臣接手他父亲的产业还不满一年,许多伙计仍旧保留着以前...

【SA】untouchable

“你真的不用这样,Gist。”Shay把手里的一只圆珠笔按的咔咔作响,用他最忍耐的语气回答听筒另一头的同事兼好友,“我对那玩意儿毫无兴趣,对,我很认真的在回答你。”然后挂掉了电话,不由分说。

Gist老是这样,想着要给他搞出什么事情来。Shay揉揉眉心,他想不到自己有什么理由去接受一个虚拟全息恋人做自己的生日礼物,那也太悲惨了一点。尽管Shay的工作使得他不那么受女人欢迎,但他也没有因此感到不开心。他不是特别在乎感情的事儿,一个连实体都没有的虚拟恋人,更没有接受的必要了。

但他没有预料到的是Gist的毅力,那家伙居然擅自替自己预约了那家负责销售虚拟恋人的公司来他家做调查。

“我们会...

【黑花】元宵

【高中校园背景,顺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解雨臣端端正正坐在书桌前默写古诗词,一笔一划字迹清秀,黑色水笔的字迹在纸面上像藤蔓长的飞快,也肆意而过他的青春年少。班主任并不在教室里,可是周围的同学都很安静,个个运笔如飞,或是对着题目做苦大仇深状。偶尔有人恶狠狠的翻书,纸页哗啦哗啦的响,惹来几句小声的抱怨。解雨臣抬头看了眼教室天花板上的日光灯,亮得刺眼睛,但是只要他一伏下身去,桌上还是暗沉沉一片,像他的未来,说不好是光明灿烂还是阴云密布。

解雨臣突然停下笔,趴在桌上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今天是元宵节,但是...

【黑花】食色性也(第四更)

北京这一阵子越发冷起来,解雨臣虽然仗着办公室有暖气依旧每天穿着衬衫上班,但也把外套换成大衣了。他一贯有点怕冷,气温要是再降下去,他就得戴围巾了。越发忙碌的日程也让解雨臣暂时停止了他对黑瞎子诡异的思念,尽管在难得的闲暇时间这种感觉还会卷土重来,甚至变本加厉。

两个星期飞快的过去了,解雨臣小组的策划案顺利通过了最后的考验,而且获得了相当不错的评价。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有人想起解雨臣的许诺,于是大家都七嘴八舌的开始讨论起该吃什么好,一个在北京土生土长的同事提议吃烤肉。解雨臣坐在转椅上一边玩手机一边随意的听着他们说话,这时一个许久不曾出现新内容的对话框上接二连三的跳出了数字。

是黑瞎子。...

© 段崎岫 | Powered by LOFTER